bodu.com

销售/贸易经理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若能做到居者有其屋中国可换来20-30年的稳定

在3月23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,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成,土地所有制改革是中国的一个突破口,建议中国政府分两步进行改革,第一步土地国有化,第二步,在土地国有化的同时,宣布土地使的私有化,家庭化也可以,同时要给予给农民一个补偿。

中国的改革处于关键期,习近平班子任务艰巨

郑永年认为,因为中国从去年开始,经济增长缓慢下降,高增长已经过去,开始进入一个中速增长阶段,这个非常重要。

如果中国今后十年、十五年能维持一个中速增长,比如6%到7%的增长,十年、十五年之间,中国可以成为一个高收入社会,高收入经济体。如果中国能达到这个目标,中国有可能成为亚洲的日本四小龙发展经济体,如果发展不好,中国可能无可奈何成为另外一个泰国,陷入中等收入陷井,出现中产阶级过小,社会不稳定,社会暴力丛生。

体制改革和体制创新是最大的红利

如何保证中国比较好的转型?郑永年表示,从世界历史来看,除了经济上的问题,一要是有效的政府,第二要有正确的改革策略。

现在都在讲改革是红利,最近国内也在讨论,很多人把它理解为发展是红利,强调改革非常重要,不是光强调发展,所以体制改革是最大的红利,但我觉得还应该加上一条,体制创新是最大的红利,因为体制改革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,每个体制背后都是庞大的既得利益。

“国有企业、银行、公务员、大学每个背后都是庞大的既得利益,改革还是非常不容易,美国、日本都在改革,不容易,都是因为既得利益。”郑永年称,“为什么大家对美国的体制比较有相信,美国的民主制并不在于改革容易,而在于创新容易,所以创新与体制改革并存,我觉得需要多强调体制的创新。”

城镇化不可避免

郑永年认为,中国从中等收入国家到高收入国家就要改革,土地所有制改革是中国的一个突破口,下一步城镇化不可避免,中国所有社会主体里面,农民还是最大的弱势群体,最需要体制保障。

城镇化从结构上说,确实可以支撑中国比较长期的经济发展。

土地所有制改革是中国的一个突破口

郑永年把中国社会称为三流社会,城镇居民、农民工、农村居民,农民工现在是第三人,非工非农,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没有的。

这三个都是土地问题,土地制度不改革,中国这三个群体的关系处理不好。

如果改革,有人提倡土地私有化,有的人提倡土地国有化,我觉得中国的政策环境里面,土地的私有化很困难,无论是意识形态的因素,还是一些传统的因素。

郑永年认为:“土地私有化也不见得能解决问题,我们要考虑到地方政府各种因素,但是土地是可以国有化的,土地国有化过程中,土地另一方面,土地的使用权可以私有化。”

土地制度改革分两步走

郑永年提出,如果自主创新的话,同样一个改革两步走,第一步土地国有化,在土地国有化的同时,宣布土地使的私有化,家庭化也可以,80年代承包制就是这么做的,如果没有这样一步走,城镇化也好,城市化也罢,会成为新一波掠夺农民土地的运动,这是非常危险的,已经出现非常多问题了。

有的地方政府宣布我这里没有农民了,都是城市化了,这是对农民土地的掠夺。

他认为,突然国有化以后,要给农民一个补偿。台湾和其他国家比较好的经验,补偿以后马上就可以对土地使用权私有化、家庭化,这样会比较顺利的推行下去。

如果把土地改革作为一个突破口,就像80年代土地制度改革一样,大大释放中国的劳动生产率,中国的农民工不放弃土地,成不了城市居民,就要改革。土地制度的改革有助于中国实现中国梦。

中国梦很大一方面,居者有其屋,中国如果做了居者有其屋,可以换来20年到30年的政治稳定、社会稳定,那个时候,中国可以达到一个比较高收入国家水平。

今天所面临的很多问题就会自然的消失,否则的话,就会陷入长期的中等收入陷井,就会面临很多无穷的问题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无知者不当无畏

下一篇:若能做到居者有其屋中国将换来二三十年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